充满参加凹凸大赛的决心

沉迷于SF,特别懒。

某位自修课光明正大跑去找金的三好学生。
瞎糊。

讲讲我的脑洞。
Lonelytale
故事发生在PE线,由于Frisk无数次重置打PE,即便最后她停止了这个行为,但由于世界发生错误,最后在一次PE线后,怪物们在地上生活了一段时间突然全部消失了,然后只剩下Sans一个骨,他由于系统错误身上偶尔也会冒出一些乱七八糟的错误代码,并且可以窜到其他AU中。
人设:
*他的脑袋上有一个金色光圈漂浮
*他身上穿着的是错误发生之前最后穿着的衣物,围巾外套以及长裤
*Lonely Sans大多时候喜欢呆在undertale,他很羡慕因为那是一个完整的世界
*遇到Frisk的时候他会尽量保持距离
*情绪激动的时候身上会浮现代码
*或许是一个人呆久了的缘故,他变得不再爱说冷笑话了
*他的情绪不太稳定,所以为了避免语出伤人或者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他常常选择沉默
*Hp为0.???,Lv为1

今天画的自个儿人设图
安吉利亚

【undertale同人】Fox&Music Tale 7

#Fox&Music Tale
#原创AU
#SF向
#Chapter 7



你被Sans牵着前进,路上遇到了很多怪物,你本来以为会需要像之前那样应对一系列麻烦的战斗,但是他们和Sans打了个招呼就放弃了攻击。
这看起来还不错。
想着有他在你的旅途会轻松许多,这使你充满了决心,你决定不放开他的手了。
“Hey, kid?”你发着呆以至于没有发现Sans已经停下了脚步,于是咚的撞在他身上。
“Oh my…What?”你吓了一跳,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看向他询问。“我们到了,这儿是我家。”Sans犹豫了一下后松开了你的手,解释道,“我的兄弟应该也在家,希望你见到他不会太惊讶,跟我来。”他说完了这些话后便打开门走进那栋房屋。
你抬头打量了一下,伸手触碰那个其实并不该出现在这儿的黄色存档点。
突然一个声音在你耳畔响起,带着一些懒懒的意味。
*想到很快就能够有新的朋友,这使你充满了决心。
你猛地抬起头,可四周并没有人。
你疑惑的站在原地没有动,耳畔沉寂了很久,你尝试着再次把手放在了存档点上。
*嘿,你在干什么呢,快进去。
声音再次响起,你确定自己没有听错,你想要确认对方的存在但你无计可施,你只好踏进那个房屋,将这件事暂且搁置在了一旁。

沉迷摸鱼。
更文是啥,不知道。
摸了个南孚还有公羊福zzZZZ

【undertale同人】Fox&Music Tale 6

#Fox&Music Tale
#原创AU
#SF向
#Chapter 6



“Sans…?”Frisk看着这个笑出声的骷髅有些茫然,她唤了对方一声试图把他的注意力拉回来。
Sans这才回过神,他看了看四周的环境,轻轻咳嗽一声:“Okay,kid,我们准确到达了目的地,跟我来。”他抓着Frisk的手慢悠悠的向一个方向走,突然又停下来回过头:“Hey,你要买点什么吃的吗?”他指着边上的商店问她。Frisk抬起头看了看Sans,又看了看商店里的兔子老板娘,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我没钱。”
她的确是没钱,买来的蜘蛛甜甜圈都吃完了,她现在身上只有几个零散的硬币。
“噢……没钱了…?”Sans瞅着那边的商店,思考了几秒钟突然变魔术似的摊开另一只手的掌心递到他面前,那里面有十几枚硬币,“用这个买吧,kid,我可不想让你饿着肚子走路。”
Frisk向他投去感激的眼神,接过那些硬币迈步。
………
她刚跨出一步就停了下来,回头看向Sans,沉默。
“嗯?怎么了,kiddo,有问题吗。”Sans有点疑惑的看着她,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停下来,“突然停下来做什么。”
Frisk只好无奈的晃了晃一直被他握着的手。
“噢…抱歉。”Sans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尴尬的笑了两声松开她的手。Frisk这才向商店走去。
Frisk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,事实上也没有足够的金钱让她去浪费时间,她稍微买了点东西就回来了。Sans再次很自然的拉住了她的手往前走,尽管Frisk问过他为什么一定要拉着自己的手,对于这个Sans的回答看上去义正言辞。
“为了防止kiddo你走丢。”
虽然Frisk觉得对自己这个16岁的青少年来说那并没有什么说服力,但她还是默许了Sans的做法。Sans握着她的手让她很有安全感。
可能真的会走丢也说不定?
她这么想着,感觉像是在自我安慰一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虽然知道没啥人看依旧坚持更新xx[假装没有拖更]
糖撒太多了是不是不太好,准备过几章开始虐。[←住手]

【undertale同人】审判长廊

#Fox&Music Tale 番外2[其实和原版没啥区别]
#审判长廊
#屠杀线设定



你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战斗之后最终在这个地方站定,把手放在闪耀着的存档标志上方存了一个档,调出物品栏底部存放着的真刀。
你能够听见鸟儿在外面鸣叫的声音,此刻阳光正好,它们都从玻璃透进审判长廊,让你觉得一切都是如此美好。
但那是错觉。
你向前十几步,望着面前早就站在那儿的骷髅,内心充斥着复杂的情绪。
他的嘴一张一合,似乎在说些什么,你从他的表情上看到了隐藏已久的憎恨和嘲讽,但你的耳边只有嗡嗡的轰鸣声,什么都听不进去。
紧接着,你被拖入了战斗。

鸟儿的歌唱仿佛近在咫尺,你的面前浮现出一派祥和的景象,花儿争相开放,那是从未见过的美丽景致。

Sans的眼轻轻瞌上,你有一瞬间忘却了你们之间的仇恨,沉浸在他异常柔和的语调中。
“It's a beautiful day outside…”
“birds are singing , flowers are blooming.”
“on days like this,kids like you……”

语气突兀转折语调跌落谷底,他的双眼霎那间睁开,空洞的眼眶充满了怒火。
“SHOULD BE BURNING IN HELL!”

你的灵魂在他的控制下变成了蓝色,巨大的森森白骨拔地而起,你躲闪不及被硬生生捅穿身体,多了几个血窟窿。
攻击并没有因此停止,你清楚的看见硕大的龙骨炮张开了它们的嘴,白色的光束穿透你整个人,你没有撑过这波攻击,猝不及防的死在了第一回合。
红色的决心破碎了。

这是你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。

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死亡,你逐渐掌握了对方的攻击节奏和顺序。
这已经是不知第几次的重新开始,你的决心却越来越强大,你不愿意放弃。

“让我们直奔主题吧。”
Sans看来已经不打算和你多啰嗦什么,他看上去很疲惫,但依旧坚持,就像你坚持要把他杀死一样。
尽管他明白你不会放弃。

你感到灵魂变得沉重,从战斗框中央极速坠落到地步,早就对这一套烂熟于心的你飞快地从地面高高跳起,轻松躲过升起的白骨,随即奔跑计算着龙骨炮袭击的大致方位,钻进缝隙里完美避开。
你毫发无损的就撑过了第一回合。

你挥舞着手里的刀砍下,他移动躲避了你的攻击,摊开双手从容的开口:“怎么着,你真以为我会现在哪儿乖乖承受你的攻击?”
话音刚落,灵魂再次被他掌控往下坠,与此同时上方的白骨移动着配合下方的白骨向这里袭来。
你在两边夹击的瞬间跃起躲开了攻击,反复数次。
你度过了第二回合的攻击。

“我们的报告显示在时空连续区域中出现了大量异常,时间线在左右跳动,停止旋即重启……”
“直到突然之间,一切戛然而止。”
“Hehh…这些都是你造成的,不是么?”
“你无法理解这种感受。”
“要知道总有一天,在毫无征兆下……一切事物都会归于零点。”
Sans的表情让你觉得恐慌,他似乎什么都知道。

“听着,我很早之前就放弃回去了。”
“同样的,前往地上对我来说也不再有吸引力。”
“因为哪怕我们真的做到了,最终我们也只是回到这里,留不住任何记忆,没错吧?”
你的决心微微有些颤抖起来,你不敢想象如果他保留记忆……
你沉默着持续挥刀相向。

“老实说…这让我难以全力以赴。”
“又或许这只是个为我的懒惰开脱的借口?”
“鬼才清楚。”
他故作轻松的说着,但是你明显感到了他的疲惫。
他已经很累了。

“我所清楚的只有……一想到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……我就再也不能视而不见了。”
你很清楚他在说什么,但你并没有产生怜悯之心。
你坚决的按动攻击,持续躲避那些飞快移动组合排列的白骨。

“呃…话说回来,你,嗯,真的很喜欢挥舞那玩意儿,huh?”
“……听着,我知道你之前都没有回应我,但是,我能感觉得到,在你心底的某处,依然残留着善良的余光。是某个曾经向往善良之人所留下的记忆。”
“那个人,在另一段时空中,甚至可能是一位……”
“朋友?”
你心头一紧,看向他的目光里带上了很多其他的东西,你想到了些什么。

“行啦,伙计。你还记得我吗?拜托了,如果你听我的话,让我们把一切抛诸脑后,好吗?”
“你只需要把武器放下,然后,那样的话,我的任务就会变得轻松多了。”

Sans在宽恕你。

-宽恕…?
你愣了几秒钟,完全没有料到事情会这么发展。
你有点儿相信他的话,仁慈之心蠢蠢欲动。突然,原本想要宽恕的手迟疑了。
-他在欺骗你
一个声音这么说着
-他在报复你
-报复你曾经背叛了怪物们

你最终还是选择战斗。

“得了,试一试还是值得的。看来你更喜欢吃点骨头,huh?”
“听上去很奇怪,但在这之前我还暗想着我们能成为朋友。我一直认为那个异常者做出这种事来只是因为不幸福。”
“而当这家伙得到满足时,就会浪子回头。”

真正的战斗终于开始了。

你绕着全场靠墙跑动,尽可能的躲避飞速攻击你的激光,你余光瞥见Sans的头上渗出汗水。
他真的很累了。
你这么想着,向前翻滚躲开最后一束。

“或许那家伙,只是想要……我不晓得。几份美食,几则烂笑话,几个知心好友。”
眼前空间切换的频率越来越高,你有些头昏眼花。

“但那太荒谬了,不是吗?没错,你是那种永远都不会感到幸福的人。”
“你总是会不停的消耗着时间线,直到……算了。嘿,听听我的忠告吧,kid,总有一天,你得学会知难而退。”
“而我说的正是今天。”
知难而退?那并不是你想要的。你要的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结局,而他的劝告只会让你觉得不耐烦。

“因为……你看……这样的战斗对我来说真的很累。”
可是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?

“而你要是继续逼我,那我就得被迫用我的特殊攻击了。”
Sans看上去真的很疲惫了,他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僵硬沉重。

“嗨,接下来什么也没有喔,准备好了没?活过这一轮,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特殊攻击!”
他控制着你的灵魂狠狠砸下,你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,Hp不断往下掉。

Hp-2 Hp-5

你吃了一个奶油肉桂派,Hp回满。

你紧紧盯着Sans,对待他的特殊攻击,你已经准备好全力以赴了。

你被他控制着轻易的甩来甩去,巨大的碰撞声在审判长廊不断响起,墙面裂开。
你飞奔在两侧伸出的白骨之间集中所有注意力转弯躲闪,撞到墙面的一刹那脚踩在上面用力向一侧翻转落地,随即就听见意料中白骨破墙而出的声音。
不断闪避那些四面八方飞驰而来的白骨,在长廊中央绕圈奔跑,一束束密集的白色激光堪堪擦过衣角割破了衣服。
随后便是不受控制的被Sans控制着四处撞在壁上,疼痛蔓延全身,你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还有骨头都要粉碎,痛苦得快要窒息。
最后你喘着气从地上爬起,Hp值还剩下一点。
但你想你赢了。

“呼……哈…好了,我已经受够了。是时候使出我的特殊攻击了。准备好了没?没什么可怕的。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对。没错。”
“字面上的没什么。而且,接下来也什么都不会有。”
“Huhh,我知道我打不赢你。说不准在你的哪个回合……你就能把我杀了。”
“所以。嗯。我决定了……你的回合永远都不会到来了。永远。只要你不放弃,我的回合永远都不会结束。即便那意味着我得一直站在这儿直到时间的尽头。”
“懂了吗?”
“这样下去你肯定会厌倦的。我是说,前提是你现在还没厌倦。到时候,你肯定会退出的。”
你在心底告诉他,你不会那么做,你不会放弃。

“我很了解你这种人。你,呃,非常有决心,不是吗?你永远不会放弃,尽管这,呃…完全没有任何值得你坚持下去的理由。让我换个角度跟你说吧。”
“无论是什么事,你总是坚持下去,并不是单纯的善念或者是恶念的驱使……仅仅是你认为你能这样做。”
“而正是因为‘你能这样做’…你就‘非做不可’。”
你静静的听着他说话,没有任何中途退出的意思。

“不过现在,你已经走到头了。对你来说现在这儿什么也不剩了。所以,呃,我个人的意见是…现在你能做的最有‘决心’的事是什么?就是,嗯,彻底的放弃。然后……去干点别的事儿。”
你听到他打了个哈欠,你觉得他快要睡着了,连说话都变得很缓慢…

和你想的一样,Sans很快就支撑不住,眼皮慢慢瞌上,发出了zzZZZ的声音。
他睡着了。

你一点一点挪动对话框,最后停留在FIGHT的位置上按下。

“Huh,你还真以为就凭你也可以…”
他突然睁开眼躲避了你的攻击,准备嘲笑你一番。

你的手突然不受控制的挥动。
你看见Sans的衣服上留下深深的血痕。

是Chara的攻击。

Sans Hp-9999
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他沉默着站起身,捂住伤口。

“于是…看来结果就是这样了,嗯?总之,别说我没警告过你。”
“好了,我要去Grillby's了。”
他一点一点向战斗界面外面移动,最后在你的视线里消失不见。

“Papy,你想来点什么吗?”
你听见了他的最后一句话。

哪怕没有系统的提示,伴随着Lv上涨的声音,你再傻也得知道,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Sans存在了。

你现在原地驻足了几分钟,沉默却比以往都要坚决的前进着。

你的旅途将要到达终点。
此刻,你充满了。

决心。

【undertale同人】Fox&Music Tale 番外1

#Fox&Music Tale 番外1
#屠杀线
#如果存在杀心


“去死吧!人类!”尖锐的笑声夹杂着刺耳的音符飞快地袭来仿佛要刺破你的耳膜,那朵小花突然漆黑的双眼令人感到无比的恐惧,你紧紧的捂住耳朵试图减缓噪音传入的痛苦,随即你松开双手飞快地奔跑躲避那些黑色的音符。
音符从你的手臂小腿上急速飞过,割破衣服留下道道伤痕渗出血液,疼痛一直在刺激着你的神经,那感觉让人发狂。
你突然留意到地面上一根顶端尖锐的树枝。
-希望它足够牢固…
你这么想着,跑动过去捡起了树枝。
你被拖进了战斗。

初来乍到的你根本不知道有MERCY的选项,你看着那个伤害了你,欺骗你信任的小花,埋藏在心底深处的杀意和悲伤开始翻涌上来,侵蚀你内心大部分的仁慈与善意。

[FIGHT]

你按下了那个按钮,高高举起手里的树枝精准的向Flowey劈下。

Hp-2
它的Hp下降了。

Flowey没有恐惧,反而是露出了更加兴奋的表情,它笑得更加狂妄:“对,就是这样,杀与被杀,来吧,让我们做个了结!”它挥动两片叶子召唤出一圈紧凑的音符包围住了你。
你知道,它这一次是认真的。
那些音符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不紧不慢的向你逼近,你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被那些音波震碎了。

正当你觉得自己快要死在它手里的时候,战斗框突然出现了一个火球把Flowey打飞,你看到了它震惊的表情。
“Oh…”一只穿着紫色长裙的母羊出现在了你的视线里,她轻轻的眯起眼,好像叹了一口气,“真是可怜的家伙,竟然欺负一个孩子。”
你警惕的望着她,尽管她的眼里只有慈爱和关怀你还是不能消除对她的顾虑,刚才的事情已经对你产生了阴影,你不相信任何人。
“噢…孩子,你受伤了。”母羊注意到了你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,眼里闪过一丝疼惜,“别怕,我不会伤害你,我是Toriel,是你的守护者。”
她的语气很温柔,就像你的妈妈一样,但你还是没办法彻底的信任她。
你握住了她毛茸茸的手,跟随她一起进入了ruins……

假人?
你好奇的看着立在地上的那个东西,抬头又看了看Toriel,她向你投来了鼓励的眼神。
-MERCY…?
你迟疑的看着那个陌生的选项,你好像从没试过宽恕别人。

你最终选择了宽恕。

你获得了 0 EXP和 0 金钱。

“孩子,你做的很棒。”Toriel夸赞了你的表现,看来她对你很满意,“来,我们去下一个地方。”
你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,看了几眼那个被你宽恕的假人,突然露出一抹笑容,把手里的树枝扎进里头,树枝的尖端刺进了布,捅进填充用的棉絮。
你听见了Toriel的呼喊声,将树枝拔出来,匆忙跟上了她的步伐。

你已经不记得自己走了多少路,背着Toriel杀了多少的怪物,你只知道看着他们变成飞灰,你有一种莫名的无趣感。
-也不过如此嘛?
你这么想着,最后你站在了阻挡你的Toriel面前。

-你瞧瞧,我说什么来着?
-她根本不是什么好人

你的内心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嘲笑你的愚蠢,嘲笑你之前把Toriel当成母亲一般的愚蠢心态。

但你依旧犹豫不决,一直在按下MERCY的按钮。

就算你这么做了,Toriel依旧没有减缓对你的攻击,你已经不再注意她的话语和表情,当然也就没有看见她对你按下了宽恕。
你对于她执着顽固的守护突然感到了厌烦。
那一瞬间的小小念头被无限的扩大,最后怂恿着你按下了FIGHT的按钮。
霎那间你就后悔了,后悔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一步,你用捡到的那把玩具刀狠狠砍下,冰冷的玩具刀在Toriel的长袍上留下深深的血痕,血液同时也飞溅出来,溅到了你的尾巴上留下永远洗不干净的罪孽。
这次的攻击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,残酷,没有哪怕一点点的犹豫。
措手不及的背叛,无疑是最为致命的杀手,你瞬间就把防御力并不弱的Toriel抹杀。

你望着她最后失望透顶的表情,与其说只是一句话也没有说的平静着,倒不如说,你的喉头似乎被什么哽住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哪怕是一句小小的道歉。
之后你盯着那一堆灰尘,还有自己增长的LOVE值很久,突然低声喃喃。
“Mum……Sorry…”

你站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,没有放弃的念头,决定继续前进。
你的脚无情的踩在那堆灰尘上,留下一个深深的印记。

*你面对众人冰冷的视线,却充满了决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噢,写屠杀线让我感到罪恶感爬上了我的脊背。_(:_」∠)_